曲海探骊四十年——写在《海内外中国戏剧史家自选集 · 俞为民卷》出版之际_安徽戏剧网

曲海探骊四十年——写在《海内外中国戏剧史家自选集 · 俞为民卷》出版之际

时间:2017-10-12 09:00来源:吴俞萃雅【字体: 打印

 

作者简介

俞为民,1951年生,浙江余杭人。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古代戏曲学会常务副会长。1978年南京大学中文系本科毕业。1979年考入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戏曲学专业,师从钱南扬先生攻读硕士学位,1981年毕业并留校任教,2012年调入温州大学,为特聘教授。

先后承担国家重大、重点项目2项,一般项目4项,省部级项目5项;出版专著16部,发表论文140馀篇。代表作有《宋元南戏考论》、《曲体研究》、《中国古代曲体文学格律研究》、《中国古代戏曲理论史通论》(全二册)、《历代曲话汇编》(全十五卷)等。获浙江省第十七、十八届哲学社科优秀成果一等奖、教育部第七届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人文社科)优秀成果二等奖;《历代曲话汇编》获第三届中国出版政府奖 · 图书奖;《中国古代曲体文学格律研究》与《中国古代戏曲理论史通论》分别入选2011及2015年度“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

我的戏曲研究是自师从钱南扬先生开始的,迄今已近四十年了。

我选择戏曲作为研究和教学的主要对象,这一方面与我在南京大学学习和工作有关。南京大学在戏曲研究上有着悠久的历史,在学界也有着极高的声誉。吴梅先生最早将戏曲研究搬上大学讲台,其后陈中凡先生、钱南扬先生,到吴新雷教授,直至现在的解玉峰教授和许莉莉副教授等,薪火相传,戏曲研究也成为南京大学中文系的特色学科。而且,南京大学的戏曲研究,注重文本研究与舞台实际相结合,老师们不仅是研究戏曲的专家,而且还是精于曲律、熟谙度曲的曲友。在南京大学古代戏曲专业的研究生硕士课程中,设有一门“度曲课”,而且是必修课,先是聘请江苏昆剧院的老师为学生拍曲教唱,后来我的博士生许莉莉副教授留校,就由她负责“度曲课”的教学。在这样的氛围中学习和工作,也培养和引起了我对研究戏曲的兴趣,故在本科毕业后,便报考了本校戏剧戏曲专业古代戏曲方向的研究生。

在这近四十年的时间里,主要从三个方面对古代戏曲作了研究:

第一,南戏研究。我之所以选择南戏作为我的研究方向,这与我所师从的导师钱南扬先生有关,钱南扬先生是老一辈的戏曲史家,也是南戏研究的奠基者之一,他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撰写和发表的《宋元南戏考》《宋元南戏百一录》等南戏论著,在王国维《宋元戏曲史》论及南戏以后,与赵景深、冯沅君等其他老一辈学者一起,开拓了戏曲史研究领域内一个新的研究领域,即南戏研究,在此之后,南戏研究一直是钱南扬先生从事教学和研究的主要课题,不断拓展南戏研究的领域,如著有《永乐大典戏文三种校注》《元本琵琶记校注》《戏文概论》等南戏研究著作。因此,当我如愿考上了古代戏曲方向的研究生,师从钱南扬先生后,便确定将南戏作为自己学习和研究的主要课题。

作者(后中)与钱南扬先生(前)合影

其次,我将南戏研究作为自己学习和研究的主要课题,也是基于对南戏在中国戏曲史上的地位的认识。在我看来,南戏是我国最早成熟的戏曲形式,虽然南戏的纸质文本产生较迟,而元杂剧在元代就已有定型的文本,故有学者认为元杂剧是中国戏曲史上最早成熟的戏曲形式,但判定戏曲成熟的标志不是有无定型的纸质文本,因为民间戏曲最初都是在民间形成的,由民间艺人首创,而民间艺人文化水平低,大多数艺人甚至不识字,你给他纸质文本,他也看不懂。早期南戏所演出的剧目可以说都是以口耳相传的形式流传的,只有经过长期的流传,后来经文人的抄录、整理,才有了纸质文本。因此不能以有无定型的纸质文本为标准来衡量戏曲的成熟,只有戏曲脚色体制的的完备,才是衡量戏曲成熟的标志,因为有了生、旦、净、末、丑等基本的脚色,即使没有纸质文本,演员也可以按各自所担任的脚色来设计人物形象、编排故事情节,而南戏的脚色体制比元杂剧要完备,因此,它是我国戏曲史上第一种成熟的戏曲形式,是南戏的出现,标志了中国戏曲的正式形成。同时,南戏的价值,还在于它对后世的戏曲形式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南戏在音乐体制、脚色体制、剧本形式及具有写意特征的舞台表演等都为后世的戏曲形式如明清传奇及清代中叶以后兴起的各种地方戏奠定了基础。今天离南戏形成的北宋末年已有近一千年的历史了,作为原生态的南戏,随着时代的变迁与发展,早已不复存在,但这并不意味着南戏这一古老的戏曲形式的失传,它只不过是以不同的面貌在继续流传:一种是以静态的形式在流传,即当初经过抄录、整理后流传下来的南戏剧本,这些剧本是十分珍贵的历史文献,被保留下来,使后人通过这些剧本,了解南戏的故事内容与艺术形式,而且,这些剧目所敷演的故事,多为后世的戏曲所改编与继承。另一种是动态的流传,南戏的音乐体制、脚色体制、剧本形式及舞台表演形式等都融入了后世的各戏曲中。可见,南戏在中国戏曲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而有关南戏的研究,从上世纪初王国维的《宋元戏曲史》开端的二十世纪南戏研究,在老一辈戏曲史的努力下,虽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还存在着进一步研究的空间,如对南戏作家与作品的研究面较窄,多集中在一些名作上,而且对这些名作的研究,也不够全面,版本、思想内容方面的研究,多于对其艺术形式上的研究;又如缺乏对南戏的艺术体制作较深入的研究,与对南戏史论与南戏作家和作品的研究来说,学术界对南戏艺术体制的研究,显得相对薄弱。由于看到了南戏的学术价值和南戏研究中所留有的空间,因此,我便将南戏研究作为的戏曲史研究的主要课题。近四十年间,虽然也对古代戏曲理论和戏曲格律等作了研究,但对南戏的研究,始终是自己学术研究与教学的重点内容。

1985年12月,作者(左)在协助钱南扬先生上课

我的南戏研究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资料准备阶段,一方面搜集、阅读有关南戏的史料与剧作,另一方面,在钱南扬先生的指导下,对《荆钗记》《白兔记》《拜月亭》《杀狗记》《琵琶记》等五大南戏作了校注,出版了《宋元四大戏文读本》(江苏古籍出版社1988年2月出版)《琵琶记校注》(台湾华正书局1994年1月出版),通过这一阶段的工作,不仅为后一阶段的研究准备了资料,而且也掌握了有关版本校勘方面的知识,并培养了踏实严谨的研究方法和学风。

第二阶段是专题研究阶段,对南戏的起源、南戏的唱腔问题作了专题研究,对现存的《荆钗记》《白兔记》《拜月亭》《杀狗记》《琵琶记》《金印记》《破窑记》《南西厢记》《赵氏孤儿记》等九种南戏的作者、版本及其流变加以了考证,出版了《宋元南戏考论》(台湾商务印书馆1995年9月出版)一书。

第三阶段是系统研究阶段,自1995年开始招收古代戏曲史专业的博士生,并为戏曲史专业的博士生开设了“宋元南戏研究”的学位课程,新的教学任务,促使我对南戏作较全面系统的研究。与前一阶段相比,自己在这一阶段的研究中,注重广度与深度的结合,总结前两个阶段的研究,自己的研究范围较狭窄,从总体上来说,南戏研究应包括南戏的起源与形成、艺术体制、作家与作品、舞台演出等四大方面,而以前自己的研究主要是在南戏的起源与形成、南戏的作家与作品这两个方面。因此,在这一阶段中,加强了对南戏艺术体制的研究,尤其是有关南戏的曲体的研究。因为南戏作为一种宋元时期新的表演艺术,它与其他表演艺术的区别,也就在于其有着独特的艺术体制,因此,总结与探讨南戏的艺术体制是南戏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也是我这一时期研究的一个重要内容。在拓展新的研究范围的同时,在这一阶段里,也对前一阶段中已经论及的课题又作较深入的研究,如有关《荆钗记》《白兔记》《拜月亭》《琵琶记》等南戏经典剧目的研究,一方面近年来发现了一些新的材料,另一方面,对这些剧作又有了新的认识,因此,在这一阶段里,又对这些剧目作了较为深入的考述。另外,在这一阶段的南戏研究中,还注意到宋元南戏与元代的北曲杂剧、明清传奇以及近代地方戏的联系。南戏虽然形成于宋元时期,但其流传与发展并没有因朝代的更换、社会的变乱而停止,明清传奇便是宋元南戏的延续,清代中叶以后所兴起的花部诸腔戏以及近代在各地流传的地方戏,无论在剧目上,还是在艺术体制上,也都与宋元南戏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因此,在这一阶段的研究中,虽然研究的中心仍是宋元南戏,但注意到其与元代北曲杂剧的关系,其曲体在明清传奇阶段的变化,其剧目在近代地方戏中的流变等,努力从宏观、动态的角度来考察宋元南戏。在这一阶段,先后出版了《宋元南戏考论续编》(中华书局2003年12月出版)《南戏通论》(浙江人民出版社2008年10月出版)《宋元南戏史》(合著)(凤凰出版社2009年出版)等论著。

 

近年来,因主持了国家重大项目“《南戏文献全编》整理与研究”和全国古籍整理出版“十一五”重点规划项目“南戏大典”,在搜集和整理南戏文献的同时,又对南戏的版本作了进一步的研究,尤其是增加了对以前因未能看到而没有论及的一些南戏孤本、善本的研究,撰写了《宋元南戏文本考论》一书(中华书局2014年版)。 

第二,古代戏曲理论研究。这一方面的研究,主要包括两个部分的内容:首先,对历代戏曲理论资料作了汇总和梳理,申报并主持了全国高校古籍整理研究项目和全国古籍整理出版“十五”重点规划项目“历代曲话汇编”,与孙蓉蓉合作编辑了《历代曲话汇编》一书,全书分为“唐宋元编”、“明代编”、“清代编”、“近代编”等四编,共十五卷,为从理论上对古代戏曲理论加以总结与研究建立翔实的资料基础。

其次,对历代戏曲理论著作深入细致的研究,在这部分的研究中,主要作了三方面的研究,一是有关古代戏曲理论范畴的研究,针对古代戏曲理论多为曲话、零星分散的特点,选择了古代曲论中一些常见的理论范畴,如结构论、人物论、情节论、语言论、音律论、意境论、本色论、写情论、风格论、表演论等理论范畴,围绕这些理论范畴,对各家的有关论述加以梳理,分门别类,总结为十个完整的理论体系,撰写了《中国古代戏曲理论十论》一稿。

二是对古代戏曲理论家及其论著的专题研究,如对元代钟嗣成《录鬼簿》、周德清的《中原音韵》、朱权的《太和正音谱》、徐渭的《南词叙录》、沈璟的曲学思想、王骥德的《曲律》、金圣叹的《西厢记》批评、李渔的《闲情偶寄》等都作了较深入的研究,尤其是有关李渔的《闲情偶寄》的研究,先后撰写了《李渔〈闲情偶寄〉的曲论研究》(江苏教育出版社1994年12月出版)《李渔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12月出版)两部论著。

《中国古代戏曲理论史通论》书影

三是从宏观上对古代戏曲理论作全面系统的总结,为此申报并主持了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中国古代戏曲理论史通论”,与孙蓉蓉合作撰写了《中国古代戏曲理论史通论》一书(中华书局2016年4月出版)。为了能使总结具有全面和系统性,在研究视角上,不局限于古代戏曲理论的某一方面。从总体上来说,古代戏曲理论包括戏曲史论、戏曲创作论、戏曲表演论等三个方面,戏曲创作论又包括戏曲文学论、戏曲音律论。在某些曲论家和曲论著作中,虽各有侧重,但从宏观的角度来看,古代曲论的不同方面有着内在的联系,因此,无论在宏观的研究中,还是在个案即对曲论家和曲论著作的具体研究中,我们都注重从古代戏曲理论的各个方面来加以考察与研究。同时,采用了以史为线索,对每一时期的戏曲理论作总体的研究和论述,又突出每一时期的重点理论家及其论著,对其加以专题研究与论述,宏观研究与个案研究相结合,以增强研究的理论广度和深度。

第三,古代戏曲格律研究。中国古代戏曲采用的是曲牌体(又称“联曲体”)的音乐形式,其所使用的曲调具有平仄、声韵、句式、节奏、韵位及组合形式等特定的格律。因此,我将有关戏曲格律的研究,也作为古代戏曲研究的一个重要内容。先后申报并主持了国家社科项目“曲体研究”、“中国古代曲体文学格律研究”和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基金项目“昆曲曲律研究”等,撰写并出版了《曲体研究》(中华书局2005年6月出版)、《昆曲格律研究》(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11月出版)、《中国古代曲体文学格律研究》(中华书局2012年3月出版)等论著。

 

以上这三个方面的研究,虽有重点,即以南戏研究为重点,但三者又是相互联系的。对古代戏曲理论的研究,以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而有关戏曲格律的研究,有助于对戏曲的本体艺术作深入的研究。本选集便是从以上这三个方面分别选取了部分论文,提交读者批评。

在这近四十年戏曲研究的历程中,也逐步形成了自己的研究方法。首先,注重原始资料的搜集与分析,以翔实的资料作为研究工作的基础,通过对资料的分析,提出自己的见解。我在南戏研究中,有许多是有关南戏版本的研究,由于南戏的文本具有变异性的特征,这些不同的版本,对于研究南戏的流变史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从不同的刊本中,可以窥见到不同时期及不同的改编者的审美意趣与改编方式,我在研究中,首先广泛搜集不同的版本,然后对这些不同版本的加以仔细校勘,寻绎出其间的差异,总结其变异的轨迹。对于古代曲论的研究,研究的对象虽是抽象的理论,但古代戏曲家们所提出的戏曲理论都是对戏曲的创作与演出实践的总结,是建立在具体的资料的基础之上的,因此,在研究古代戏曲理论时,不仅以前人的理论作为研究资料,而且也结合当时的戏曲创作与演出的实际资料来研究。

其次,重视个案研究与宏观研究的结合,分别从纵向与横向的角度,对研究对象加以考察与研究。在这一点上,我借鉴了王国维在《宋元戏曲史》前言中所提出的“观其会通,窥其奥窔”的研究方法。所谓“观其会通”,也就是将个案研究与宏观研究结合起来,分别从纵向与横向的角度,对研究对象加以考察与研究。而所谓“窥其奥窔”,就是对研究对象作深入细致的探讨与研究,揭示了其中所蕴含的的内涵和规律。通常我们研究的虽然只是古代戏曲史中的一个点,但它又不是孤立的,与前后及同一时期的戏曲现象都有着联系。因此,在研究某一问题时,都把它放在整个戏曲发展史中来考察,如我在对古代戏曲中的婚姻题材加以研究时,将这一问题从纵向的视角,将不同时期、不同的戏曲形式、不同的戏曲作家的剧作放在一起考察,梳理和归纳出功利型、情性型、伦理型、政治型等不同的类型,并对不同类型的婚姻描写分别作了分析研究。由于“打通”,使得对这一课题的研究具有较广的理论内涵。又如对南北曲曲体的研究,也将两者分别放在整个戏曲发展的过程中来考察,故既能够看到两者之间的差异,同时又看到了两者之间的交流与融合。

《宋元南戏文本考论》书影

另外,比较法也是我在戏曲研究中常用的一种研究方法。或将同一时期两种不同的研究对象作比较研究然后归纳出各自的特点。如将宋元南戏与元杂剧加以比较研究,总结了两者在作者身份、创作目的、剧作内容、艺术形式等方面的差异,并探讨了产生这些差异的原因。又如将南戏《错立身》、《小孙屠》与同名杂剧作了比较研究,从剧作的内容、人物形象、结构、曲调、语言等作了比较,考证了两者之间的关系,即南戏《错立身》、《小孙屠》是据同名杂剧改编的。或是将不同时期的同一种研究对象作比较,然后总结出其演进之迹。如在对构成曲律因素之一的宫调加以研究时,通过对唐、宋、元、明、清历代有关宫调理论的内涵及其指义的比较,梳理出了宫调内涵及其指义由乐律指义(调高、调式)——文体指义(标示变换曲韵)——声情指义(宫调声情说)的衍变过程。又如有关曲谱的研究,也是通过对不同时期的曲谱的比较研究,既指出了各种曲谱的特征,又总结了曲谱的逐步完善过程。

这一书稿所选收的文章中,既是我从事戏曲研究以来的一些代表性成果,其中也能体现自己的研究方法。此次结集成书,文章内容多有修改,因此,恳请同行专家和读者对我以往的研究工作提出批评,以改进今后的研究工作。

俞为民

2016年12月于温州大罗山麓五卯斋

 

作者近影

《海内外中国戏剧史家自选集 · 俞为民卷》,大象出版社2017年5月出版

 

本文选自《海内外中国戏剧史家自选集 · 俞为民卷》卷首自序,大象出版社2017年5月出版

作者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